林宇典,在“联合国”做主席的高中生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19日 17:46:56

【模联大咖】林宇典,第一个在“联合国”做主席的高中生

作为第九届模联的主席,林宇典同学对于模拟联合国大会可谓是身经百战:

  • WIMUN 2017 —Diplomacy Award(2017世界国际模拟联合国大会-最佳外交风采奖)
  • SZMUN 2017—Best Delegate&Best Performance(2017深圳市模拟联合国大会—最佳代表奖&最佳风采奖)
  • ThaiMUN 2017(参与2017泰国模拟联合国大会)

林宇典同学是我们SZMUN第八届的冠军,获得了免费去往17年WIMUN的机会。并在2018年担任了联合国世联会模拟联合国项目的委员会主席。

 

那关于模联,林宇典同学有什么感想呢?

 

2017年海外模拟联合国会议

很荣幸被选中在大会开幕式时在联合国会场发言,我不知道当时有多少人坐在大会堂里,但是绝对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其中还有很多英语为母语的美、英和其他国家的——专心的听着我的每一个词。发言结果我是大致满意的,只是很有些紧张。

 

开会时我的会场有43个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得奖(真的)。我的经验是磋商时一是要尊重别人,一旦开口了就得听他们说完;二是这样导致最终没能发言的代表会有无奈的默认的成分在,所以必须要足够活跃才能够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争取更多的认同。最后因为会议时间关系开始狂删resolution,虽然商量怎么删、哪里删的时候展现了代表们团队合作的精神,但还是留下了一些遗憾,如果再多一个会期,我们委员会一定可以写出一份更加令人满意的草案。

 

这一次整个过程的体会远超普通旅游所能带来的。能去到美国大学参访让我倍感荣幸,也让我感受到了每所大学最真实的校园生活风气和氛围。同行的朋友们,虽然从此可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但是很开心曾经和你们一同旅行。

 

最后quote一段“白日梦想家”:

“To see the world, things dangerous to come to, to see behind walls, to draw closer, to find each other and to feel. That is the purpose of life.”

(开拓视野、冲破艰险、看见世界、身临其境、贴近彼此、感受生活、这就是生活的目的。)

 

2018年WIMUN模拟联合国

会议结束了,我的思绪却远远没有。我觉得联合国和模拟联合国最大的不同在于责任和能力的着重不同。一名外交官外交手腕的强大固然重要,但是我认为在政治中,国家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试想如果一个弱小国家的优秀的外交官和一个强大国家的糟糕的外交官针对一个势不两立的问题讨论,我觉得无论外交官是谁,国家的强大已经为很多问题的答案下了定局。反而,在模拟联合国中,到常有相对弱的国家能在一个关键问题上说服强国,而通常是因为代表强国的那名学生能力暂时不足,或者甚至对于自己国家的调研不够透彻,不了解核心利益的取舍。这个区别,让我觉得模拟联合国很难真正程度上的“模拟”联合国。但是,话又说回来,能让学生参与时事的分析与讨论,同时还促了进跨文化的交流,我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慢慢形成的特征,着实是很好的事情。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模联历程,其实说来是很有连贯性也是很巧合的。 在2017年初我抱着去尝尝鲜的态度报名参加了深圳市模联,结果没想到获得了“最佳代表”奖项。因为“最佳代表”奖项的奖品是免费去美国参加模联,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就参加了WIMUN 2017,结果拿了一个 “Diplomacy Award” 外交奖。而这次会议 – 即WIMUN 2018 – 也完全是因为我2017年参加过会议,所以有所了解,才会报名的。我想,没有17年深圳模联的免费奖品,我是应该不会陆续参加这些会议的,现在想起来,真是一环扣一环,很有意思。

 

我认为参加模联只是一时的,但是模联带给我的思考的沉淀,经验的积累,和能力的锻炼,是会长远影响我的。

林宇典同学的感谢 · 完整版

我是林宇典,是2018年WIMUN模拟联合国的一名委员会主席。我想在此分享一下我的感受和经历。现在已经7月份了,回想约6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有些细节我已经记不清了,但是这次会议给我的整体感受还是很强烈的,以下我会一一道来。鉴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用中文写作过了,下文中表达有可能有不通之处,敬请谅解。

 

我想对于一场会议来说,最适合不过的描述方式就是按照会议的发展顺序,从会议前的期盼与未知感,到会议时的角色融入与不同感,一直到会议结束后的满足感与失落感。我的这场会议始于2017年的8,9月份,也就是开始报名的时间。

 

  • 会前: 报名与准备

我记得当时我正好是高中的最后一年,在申请大学,所以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写文书,找大学之一方面。这一个会议中的主席职位我还是从一个老师听来的,因为我17年初曾以代表身份参加过WIMUN会议,现今居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一场会议,我十分的期待。再加上当时由于会议开展在美国纽约,可以去和我的一个网课老师见面,还可以做一个大学面试;我没多想半个小时便填完了报名表。

 

其实,申请主席远不止报个名那么简单,但是由于国内对于某些国外网站的访问限制,我又可以意外的脱身。为什么呢?其实在WIMUN模拟的系统中,所有的主席都是需要经过委员会代表们的投票而竞选而成的。所以,主席的竞选有点像一场政治竞选,需要上Facebook向参会代表宣传自己,从而可能获得更多的票数。不过呢,其实当时申请我那个委员会的包括我也只有3个候选人,其他两个从个人介绍中可以看出经验暂时没我足,而且年龄也都比我小个一两岁。所以,我在递交完个人介绍后就觉得这个主席我应该是当定了;确实,大约10月,11月左右,我以多数票被选为GA7 – Harmony with Nature委员会的主席。

 

既然选上了,还是主席,我觉得就当然要好好的准备会议咯。但是不同于国内会议的是,所有的会议资料其实都已经帮我准备好了!在开会中,我所需要做的只是朗读已经定下来的“台词”。令我更加惊讶的是,本来我以为背景文件肯定是需要我来调研写作的,但是这也已经被同是一个委员会,代表秘书的一个在上大学的姐姐写好了。我所需要做的便是参加网上的培训课程,知道我们怎么去管理会议,怎么去根据流程开会就行了。毫无疑问,组委会这一套全面的准备让我在开会前就充满了好奇,认为这一次一定会和以前有所不同。

 

  • 开会时: 代表,组织,与流程

从报名到开会时还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期间我是有点偷懒的,因为一开始我拿到了主席“台词”本以后,就觉得这次应该是一个轻松的活儿。所以我只是在飞机上仔细的读了一下准备好了的背景文件。

 

我当时的时间是很赶的,因为刚放寒假,又想在春节前能回国团圆,4天的会议也只在纽约待5天。可以说,我甚至觉得时差没倒好就又回国了。会议是从周四的中午一直开到周天的下午。因为我2017年已经参加过一次会议了,所以这场会议对我来说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我认为WIMUN最好的特点就是它的多样性,我记得好像这次会议是由大约30个国家的代表参加,基本上是涵盖了所有大国和每个大洲。周四晚是形式大于功能的开幕式,然后周五就到了正式的会议期间了。

 

周五开始可以说才是本次会议的精髓,一早我们所有主席团的成员就要参加由来自世联会(WFUNA)的William Yotive先生主持的培训课程,Yotive先生是一个对于UN4MUN程序非常有经验的人。不得不说,周五早上的培训让我大开眼界。作为一个代表,异常情况下只需要随机应变;但是作为一个主席,异常情况的时候应该怎么处理也是需要学习准备的。因为作为会议主持者,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能把异常情况转化为正常情况处理。

 

下午会议开始了,每个代表需要轮流上台发言讲述自己所代表的国家在Harmony with Nature这个大主题下的看法,这个流程对于作为主席的我来说还是较为简单的,因为我所做的只是计时,确保没有代表发言超时。开会之前我大概的扫了一眼这次参会的代表,也看了一下代表名单。发现居然没有一个美国人!更多的是来自欧洲的代表,以及来自亚洲如印度的代表都不少,也有一些来自非洲和南美洲的代表,这让我很是欣喜,因为我一直都希望模联是属于所有年轻人的活动,而不只是亚洲大国和西方国家的活动。

 

当早上的代表发言完毕之后,下午我们会场便按时推进到了叫做Informal Informal的环节,即自由讨论。这一个环节是最能显示出代表们的个人外交和沟通实力的。理乱上来说,Informal Informal没有任何规则与制度的限制,唯一的要求就是代表们之间必须讨论与会议有关的内容。这个环节也是代表们彼此商量如何制定对于自己的政治阵营最有利的方针的时候。然而就实际情况来说,当时组委会要求把所有代表按照他们代表国家的政治阵营来分为小组,然后在会议室的4个角落分别讨论他们应该怎么策划自己的决议草案。我们主席团的成员就坐在会议室的中央,观察4个阵营的代表们互动。从表面上看,好似有很多的沟通,也有挺不错的进度。但是每当我们过去每个阵营查看时,便发现其实只有一两个核心成员在真正的写作决议草案,其他代表或因为语言不流畅无法顺利沟通,或因为动力不足,没有有效的参与进写作中。更有代表甚至直接玩起了电子游戏,经过一番沟通之后,我发现其实他们实在是语言有不小的问题,很难以专业的方式与他人沟通外交事务。

 

我想,这对于整个会议来说是一个矛盾吧。作为会议组织者,肯定是一方面想让新手对模联产生兴趣,一方面肯定也想让足够数量的有经验,有能力的同学确保会议整体的学术水平。同时能做好这两点是不容易的。到了Informal Informal的快结束的时候,我会场里的一些人都已经开始闲聊了,但是我又能强求什么呢?

 

这里我讲一下作为主席主持会议的一个小插曲吧。我记得当时我们会场从沟通上来讲大体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小部分代表在分心。但是,更大的问题是关于进度的,我们当时会议是在纽约中央车站附近的Grand Hyatt酒店开展的,是一个占用率高的商务型酒店。所以组委会只预定了一定时间的会议室,如果我们没有按时完成讨论,没有按时开始写作决议草案,那么整个日程都不得往后推进,导致最后要不讨论不完,要不仓促之下产生出一份质量不高的决议案。当时我们的“上级”,也就是Under Secretary-General,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我们会议室了解进度。还好的是,大家都同心协力,最后还是按时完成了Informal Informal。

 

4个政治阵营通过Informal Informal环节产生出来了4份不同的决议草案,需要所有代表通过激烈的讨论,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去尝试将4分草案合并为一份。这个合并的过程是被称之为Formal Informal,存在一定的规矩,但是讨论内容是相对自由的,只要是针对决议草案的合理的修改,都可以放上会议进程。

 

在Formal Informal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时间充裕,于是会在一些无关紧要的语言上咬文嚼字。一个依然令我记忆犹新的例子是有一个代表提议将heavy water改为waste water,引发了大家的积极讨论。但是,随着会议的推进,各个代表,包括第一次做主席的我,都了解到了时间是完全不允许我们这样做的。当Formal Informal的第一部分 – 也就是各个代表把自己的修改意见提交 – 结束的时候,我记得已经有好几十条修改,而这些修改将会需要所有代表逐一讨论,也称之为line-by-line review。

 

有趣的是,有些代表在一开始在提意见的环节中一言不发,却在讨论修改意见的时候踊跃积极,这让我很是疑惑。

 

其在开此次会议的过程中我不断思考一个问题:这些代表参加会议的目的是什么,促使他们行动的原因又为何?有些人是想锻炼能力,积累经验;也有的人只是随波逐流报了名,来这儿也不愿意参会;我想着也有些人有可能除了以上目的外,还想拿一个外交奖,提升自己的资历。对于奖项在何种程度上会影响代表的发挥我一直都是很好奇的,我有时候看到代表们互相辩论,他们是是为了什么而辩论呢?是因为他们真的对于某个条款很有意见,还是只想多表现表现自己为了拿奖?奖项的设置一方面肯定会激励各个代表们努力发挥自己的水平,但我想有时也会导致过度发挥,陷入一种我不让你,你不让我的僵持局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继续思考的问题。

 

让我们的注意力回到会场来吧。棘手的事儿又发生了,且又是关于进程缓慢的问题;这次的问题要比上次的严重得多,由于各个代表们提出了众多的修改建议,如果要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让所有人对于所有的修改建议都满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组委会及时的介入,告诉我们可以让所有代表再次进入Informal Informal环节来自由讨论如何修改,因为Formal Informal相对来说过于程序化,大部分发言都需要批准,会拖慢效率。由此我觉得虽然会议看起来是死板的流程,必须要接二连三的进展下去,但是,当有问题时会议还是可以很变通的调整。果然,通过一阵子Informal Informal的交流和合作,大部分问题都在代表之间解决了,只有一小部分问题需要集中讨论。

 

但是呢,在这些过程的背后,我自己是感到有点急促的,有时候组委会告诉我们一定要在某个时间点讨论完多少张决议草案,但是却没有思考要求的切实性。再加上代们表大部分都是17,18岁的年轻人,对于他们大部分来说应该是希望会议尽快开完,与其是慢条斯理的细读决议草案并做调整。毕竟大家都认为会议的结果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效果。所以,会议临近尾声时,有些条款代表明明可以改进,不知为何,大家都并没有太多的异议。这样一来,会议自然就很快准点结束了,结束了之后我们委员会的秘书还带领大家玩小游戏,我却独自一人坐在会议室后面思考: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吗?这样急促的讨论,我认为是很难得出好的结果的。

 

  • 会议后:思考与历程

会议结束了,我的思绪却远远没有。我觉得联合国和模拟联合国最大的不同在于责任和能力的着重不同。一名外交官外交手腕的强大固然重要,但是我认为在政治中,国家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试想如果一个弱小国家的优秀的外交官和一个强大国家的糟糕的外交官针对一个势不两立的问题讨论,我觉得无论外交官是谁,国家的强大已经为很多问题的答案下了定局。反而,在模拟联合国中,到常有相对弱的国家能在一个关键问题上说服强国,而通常是因为代表强国的那名学生能力暂时不足,或者甚至对于自己国家的调研不够透彻,不了解核心利益的取舍。这个区别,让我觉得模拟联合国很难真正程度上的“模拟”联合国。但是,话又说回来,能让学生参与时事的分析与讨论,同时还促了进跨文化的交流,我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慢慢形成的特征,着实是很好的事情。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模联历程,其实说来是很有连贯性也是很巧合的。 在2017年初我抱着去尝尝鲜的态度报名参加了深圳市模联,结果没想到获得了“最佳代表”奖项。因为“最佳代表”奖项的奖品是免费去美国参加模联,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就参加了WIMUN 2017,结果拿了一个 “Diplomacy Award” 外交奖。而这次会议 – 即WIMUN 2018 – 也完全是因为我2017年参加过会议,所以有所了解,才会报名的。我想,没有17年深圳模联的免费奖品,我是应该不会陆续参加这些会议的,现在想起来,真是一环扣一环,很有意思。

 

我认为参加模联只是一时的,但是模联带给我的思考的沉淀,经验的积累,和能力的锻炼,是会长远影响我的。

 

 

第十届深圳市模拟联合国大会报名也开始啦!

报名方式:

全国各初高中学生均可自愿报名参加:公立学校、私立学校、国际学校、Homeschool、港澳台及海外就读皆欢迎。

报名和比赛均不收取费用。